花样app视频

() 小冰和小火,下了天台,没有去前台,而是坐着电梯直接来到了地下三层。

这是一个大空场,放着一排又一排的水箱,管路布满了地面,不断的输送着未知的液体。

两个人来到角落里的一个小办公室,通过对讲机,召集了管理层,紧急开会。

很快,四个健壮的男人,来到了办公室,开始了管理层的会议。

通常这种会议都是小冰主持的,今天情况特殊,小冰感觉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,所以今天换成了小火。

小火看了看四个壮汉,养了快三十年了,才养出四个来,紧那罗成熟得实在太慢了。

而且这个培育场,养料不止品质一般,还经常断货,让这四个族人发育不够完,都没到成熟期。

别看四个人长得五大三粗,实际上心智还处在紧那罗的幼儿期,四个加一起都赶不上一个完整的。

这样的情况在其他归去来也都出现过,只是,这里百分百失败的情况不多见,以至于帝释天大人不都愿意来这里视察。

帝释天大人啊,十多年没见过您了,您还好吗?您还记得小火吗?

小冰看小火也不开会,就是盯着四壮在那神游,不知道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,出声提醒,

“小火,这次我们怎么安排?”

白嫩如玉云淡风轻的女子

被小冰打断了思绪,小火很是不高兴,冷冰冰的说,

“人家大人说啥就是啥呗,她让留下,咱们就把蔡根留下,天亮之前,扔到养料工厂。”

小冰对于这个粗暴简单的计划很是惊讶,

“小火,咱们这明确规定,不让对活人动手的,这是红线啊。”

小火对于姐姐的呆板很是恼火,

“那咋办,没看林沃拿坚牢地神压我们吗?就是把我们送回去,帝释天大人也不会对她怎么样,咱们有选择吗?”

小火提到了送回去,小冰不再开口了,好不容易离开家乡那个恐怖的地方,谁愿意回去?

看姐姐不再表达意见,补充道,

“咱们把这次事情的视频资料发给帝释天大人,不用解释什么,相信他会明白我们别无选择的。”

小火继续吩咐四壮,

“告诉人类职员,明天上午放假,咱们把蔡根的事情办完了再让他们上班,也不知道这个蔡根有啥特别的,看着就是普通人啊。

对了,蔡根和那个胖猪换房了,住进914了,别打扰到其他客人,咱们的正常营业还是很重要的,你们去准备吧,凌晨动手。”

四个大汉好像听懂了,又好像带点迷糊,不过都自信的走了,谁也没问细节。

小火一看就明白了,这四个货肯定没听懂,在那装象呢!

不过填养料这样的事情,他们每天都在做,应该没事吧。

应该的事情如果都按照应该的去发展,那么世间也就不会有意外发生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趴在床上的蔡根,一直祈祷那个万一出现,结果,让他失望了,万一没有出现,对方下一出戏上演了。

只是,蔡根没有想到,这出戏这么低级。

屋子里,突然传出一股香味,这样的香味很特别,不是花草的香味,是带着一点腥味的香气。

蔡根一下就明白了,这是黑店专用的迷香啊,也想明白了,香味也进入了呼吸系统,明白不明白也不重要了。

除了意识还清醒,身体完不受控制了,想开口叫小孙都做不到。

估计,马上就会有坏人,打开门,对自己下手了吧,蔡根默默计算着时间,也不知道这迷香药效多久。

五分钟过去了,十分钟过去了,一个小时过去了,蔡根终于等困了,该上门的人也没有来。

最后,蔡根药劲过去了,拿出手机一看,四点多了,两个小时都过去了,坏人还没有上门,这是啥意思?

为了提供给客人高质量的睡眠吗?

这么贴心吗?利用迷香让客人达到深度睡眠?

既然已经能动了,蔡根突然撑起身子,倒退着下了床,没有点灯,悄悄的走到小孙的身边,推了推小孙。

结果,小孙竟然还在深度睡眠中,可能是药劲还没过,反正蔡根叫不醒他。

难道是自己对这种迷药有了抗体,或者自己的身体素质比较好?

对了,一定是自己的肝脏比较牛,解毒功能比较强?

蔡根胡思乱想着,等也等不来人,还是赶紧跑路吧,不睡了。

摸着黑,收拾好行囊,一把拉起熟睡的小孙,抗在了肩上,风紧,扯呼。

拔掉门卡,轻轻的打开套房的门,外面竟然一片漆黑,半段楼梯上面,原本亮着的壁灯也熄灭了。

扛着小孙,下漆黑的楼梯有点危险,蔡根拿手机打开了手电功能。

手机亮起来的时候,楼梯上发出了三声惊呼。

第一声,是蔡根,因为楼梯上蹲着两个人,神贯注的,往自己的方向看。

这两个人竟然张得一模一样,穿着也是相同,面孔有些呆滞,表情是不解。

剩下两声惊呼,就是蹲着的两个人,好像没法理解蔡根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蔡根没有动,看蹲着的体型,这两个人都要比自己高大,而且非常健壮,就算不背着小孙,自己也打不过。

蹲着的两个人也没有动,一个死死的盯着蔡根,一个死死的盯着手上的表。

互相对视了足足有五分钟,那两个人开口了,而且是互相对话,没搭理蔡根。

“三壮,你看时间了吗?五分钟还没到吗?”

“四壮,我看看了啊,时间确实没到啊,迷药生效需要五分钟,我一直在盯着看呢。”

“三壮,应该没错,没看这个蔡根都出来了嘛,迷药还没生效,咱们再等会。”

“四壮,我怎么有点饿了呢,腿也有点麻,我记得是吃完夜宵过来的,不应该这么快就饿啊。”

“三壮,是呢,我也饿了,好像过去几个小时一般,你把表给我看看,时间过得这么慢吗?”

说着,一个壮汉把手递了过去,另一个壮汉看了半天,也许是因为比较黑,看不清楚,抬头看了看蔡根手里的手机。

蔡根非常善解人意,把手机往前伸了伸,以便他们看到手表的时间。